沉渊

放假期间,不敲打,基本不写文!!!【懒死你】
布袋戏、全职、剑三,拉郎、官配都有爱,爱挖坑

自个儿做得很糟心的干拌面,面煮的太软了,出乎意料地味道不错,辣辣的,很好吃(「・ω・)「

【双花】喵喵喵(20)

一条微博掀起了千层浪,一时间职业选手们纷纷冒泡,祝福的,开玩笑的……都有。唯有楼冠宁私信了孙哲平一条消息:“孙前辈,你这样,你父母那边没问题?”
“没问题。”孙哲平回答得是无比自信,实际上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已经背着张佳乐和自己父母吵过一次了,更甚者已经把二老的手机号拉入了黑名单,他只担心自己的父母会不会找到张佳乐头上。
果不其然,不知道用的哪种方式,张佳乐在一次上班的时候就噔噔噔地从走廊跑了进来,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正在看比赛视频的孙哲平:“大孙,大孙,快!你爹给你打电话了!”
……
孙哲平抱着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心情接过了张佳乐的手机,用一种极为冷淡地语气说道:“喂,有事?”
“小兔崽子,怎么跟你父母说话呢!要不是你表哥来我们这儿我还不知道你这个臭小子把我们手机号码拉黑名单了!”
孙哲平没有说话,等着对方继续说。
“你……就网上那事儿,你是认真的?可别跟小段一样逗人家玩儿呢!”
“认真的,张佳乐跟她不一样。”
“你们就这么说了,他父母同意不,你问了没?”
“他父母那边你们不用管,你们不阻碍就行了。”
“什么?我们阻碍你?我们阻碍你们什么呢?我们又不在K市。”
“……你呀你,认真的就认真的呗……我们又不会干啥……”
“懒得和你们吵架而已。”
“那不是……那不是……这种事儿,我们又不是你们年轻人,就不准我们生生气么?又不会一直气下去,你怎样还不是我们孩子?”
……
孙哲平的父亲嗓门挺大,不开免提,张佳乐都听的一清二楚,尤其是他和孙哲平还是在同一间办公室,听得更清楚了,张佳乐也就心安理得地在那儿明目张胆地偷听呢。
最后几句,孙哲平和他爹突然把声音压低了,张佳乐听不真切,抬头疑惑地看着挂断了电话的孙哲平,觉得这小子今天怎么看起来有点得瑟有点拽,正准备吐槽,孙哲平又揉了揉他的头。
“……妈的,你发什么神经,孙哲平!”
“待会回去,收拾行李,周末去B市。”
“……不会是见父母吧……”
张佳乐这副有点怂的样子让孙哲平觉得格外好玩,点点头表示答案,还补充了一句:“你又不丑。”
张佳乐久违地没有吐槽和炸毛,反常地让孙哲平觉得他是不是发烧了。
还没等孙哲平问个所以然,张佳乐开口了:“大孙啊……我们两个走了,花花、乐乐和兮兮怎么办啊……”
这个问题让孙哲平也觉得为难了,K市不比Q市,直接开车去B市也花不了多少时间,直接把猫扔在这儿吧,这三只猫的寿命就不好说了……
“张佳乐?”孙哲平突然想起了什么,“我们要不学学黄少天?”
学黄少天?黄少天干了什么?
孙哲平指了指张佳乐,又指了指自己,言下之意一目了然。
“好吧……”张佳乐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孙哲平提出的这个主意。
周六,B市,重新回来的地方,孙哲平颇为怀念,如果不是雾霾估计会更为怀念。
孙哲平轻车熟路地把张佳乐带到了家门口,这个地方自从他去打职业联赛以来也很久没有回来过了,他如同大部分久久未归家的年轻人一样,在外为了事业而拼搏,虽然知道有着这么一个地方为他留守,可一直都不曾有空来过。
如今,他和另一个曾经的陌生人、现在的爱人重新回到了这个地方,也即将从这个地方离开,到另一个他留守的地方。
“爸妈,我回来了!”
孙哲平握紧了张佳乐的手,走了进去。


终于可以说,完结撒花了🌸让我暴露一下我话唠的本质_(:з」∠)_《喵喵喵》写这么长可以说是相当的意外了,最初它只是一个五百字不到的小短文,后来被我放飞自我地东扯一段西拉一段写到了2w多我还是很开心的。
与伞修不一样,双花的入坑没有任何理由,今年七月份小说看完的时候我对这一对还没有任何的感受,孰料到了八九月,猝不及防萌上了,有脑洞了,开始写文了,可以说是非常迅速了。
可能这个结尾不算好,可能会让人觉得我这篇文其实并没有完结,但我觉得可以到此为止了,他们经历了这么多,最后终于坦诚相见在了一起,也得到了亲人的支持,这个故事已经圆满了,他们也已经圆满了。
最后,感谢这些天来,一直支持着阅读着这篇文的人,受宠若惊,大家新坑再见吧!【放心,新坑很快就有了,因为我已经有行文思路了】

【双花】喵喵喵(19)

好像……是要……完结了哈~( ̄▽ ̄~)~

张佳乐看着面前一个人吃得悠闲自在的孙哲平,高度怀疑对方让自己吃这么多甜品是为了让自己接下来吃不了串串,现在总算是知道了,可是很遗憾,自己确实吃不下什么其他的东西了。
张佳乐百无聊赖地拿竹签戳着碗里的鹌鹑蛋,一边戳一边问:“你就这么伤别人女孩子的心?”
“我觉得那个段小姐不好,你觉得呢?”
“对,我跟你说,我觉得她笑得特别的虚伪,一看就是职业笑容,而且那裙子,淘宝爆款啊!那头发,网上传滥了的文青发型!不好,不好,肯定不好!不对,你谈对象关我什么事?还有那个女主角什么玩意儿?”张佳乐一想起那个段小姐就一肚子气,噼里啪啦说了她一堆坏话,直到最后才后知后觉。
“因为有人说要让我变成万年老光棍,目前看来是一语成谶了,所以打算让那个人对我负责。”
张佳乐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孙哲平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在那儿吃着锅里的串串,时不时还往自己碗里夹点他喜欢吃的菜,真给了张佳乐一种时光静好的错觉。
“不不不……你……我……你没发神经吧?”张佳乐有些语无伦次。
孙哲平叹了口气,自己这还不算明显吗?连自家老头子都给自己打了无数个电话,如果不是自己开了振动,他们还能这么安安静静地吃饭吗?
看着打算继续装蘑菇下去的张佳乐,孙哲平对着他勾了勾手指,张佳乐反射性地往后缩了一段。
孙哲平挑了挑眉,一把抓住张佳乐的手,往后拽了他一把,隔着一张不算宽的桌子,按住了对方的头,亲了下去。
张佳乐懵了,他觉得现在恒星撞地球都没有这个吻来得更有震慑力,他想问孙哲平,你特么又在开劳资玩笑,可嘴巴被堵的死死的。
张佳乐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孙哲平用舌头顶开了自己的牙关,舌头在自己口腔里打转,愣了半天还是没有选择把嘴合上。
半晌之后,孙哲平意犹未尽地松开了按住张佳乐头部的手,继续淡定地吃着碗里的鹌鹑蛋,一副我刚刚啥都没干,全是你错觉的样子。
“靠!大孙,你……你……你!”张佳乐更加抖不清自己要说的话了。
“我怎么呢?放心,占了你便宜我会对你负责的。”
“滚啊你!”
有些事情,张佳乐以为自己瞒住了,结果没有,那还能怎么办?总不能真的凉拌了吧。
孙哲平分外有效率地当天晚上就拖着张佳乐去了附近的珠宝店挑了戒指,行动之迅速让张佳乐咋舌。
“你这么快是要干嘛?”张佳乐分外不解。
孙哲平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无奈:“再耽搁下去,我也怕会出现第二三个段小姐啊,明明我家张小姐这么好,怎么老头子就老是不懂装懂了?”
“滚滚滚!谁是张小姐啦!少随便给我起些乱七八糟的外号!”张佳乐在一旁张牙舞爪,像是要把孙哲平给大卸八块,却被对方按住头,又是一阵乱揉。
当天晚上,在孙哲平长期以来都是转发的微博中出现了一条原创微博,并且第一时间就被张佳乐飙手速抢了首转。
微博内容很简单,只有“如图,如你们所愿”这一句话,加上一张配图,图上两只手牵着,戴着一样的戒指。

【双花】喵喵喵(18)

假装自己又是九月份那个高产的自己,话说月份没记错吧_(:з」∠)_

花花回来以后,或许是因为它曾经走丢过,张佳乐总是有点点偏心它,平日里也更喜欢抱着它出去玩。
从小区那个狭小的花园回来,张佳乐抱着花花,听到孙哲平正在接听电话,他本想退出去,毕竟偷听别人电话是不好的,虽然这事他们早年干过不止一次了,但现在偷听他电话总觉得有些良心不安。
正打算退出去,孙哲平却先注意到了想要离开的张佳乐,动手把他招呼了过来,跟电话另一头的人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其他的不用你们废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嘿!大孙,你这是干嘛呢?”
孙哲平很是纠结地蹙着眉,递给了张佳乐一张纸片,问道:“这家店在K市哪儿呢?我怎么没听说过,我父母让我去相亲。”
张佳乐接过纸片,听到后半句话愣了半秒,看了一眼,THE sweet,非常俗气的一个名字,是最近新开在百花俱乐部附近一个十字路口的甜品店,凭借其温馨有爱的氛围和美味可口的甜点,被人誉为“约会圣地”,去这种地方相亲倒是再好不过了。
他敛下不快的神色,很认真地跟孙哲平解释,从百花俱乐部出发向左走第二个十字路口,在路口那儿就可以看到THE sweet这家店了。
“这家店是干嘛的?名字听起来怪怪的。”孙哲平不太了解这家店,只是叫什么甜啊蜜的总给他一种不好的感觉。
“哦,一家甜品店。”还是约会圣地呢,张佳乐默默在心里抹去了这段话。
“我记得你喜欢吃甜品?”孙哲平手按上了张佳乐的肩头,“一起去吧,我找不到路。”
张佳乐呲牙咧嘴:“我不是跟你说了吗?!”
孙哲平不以为意地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没听到,你陪我去。”
“我要是去,就让你变万年老光棍!”
“这个主意好,要不你穿女装,假装我有女朋友了吧!”
“滚滚滚!”
张佳乐虽然在当天表示自己对那种地方和孙哲平的各种嫌弃,但约会当天,张佳乐还是心情沉重地陪着孙哲平去了那家THE sweet。
两个人约会的位置在店透明玻璃旁边,玻璃上粘着大大小小颜色不一的心形图,桌椅都是清一色的粉色,还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好几个“love”,孙哲平的约会对象就坐在那儿,一身月白百褶裙,齐肩发,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孙哲平。
而孙哲平一落座第一件事就是问张佳乐:“想吃什么甜点,我请客。”
张佳乐本着宰一顿少一顿的悲愤情绪,把菜单上所有昂贵的甜品全部点了。
侍者在一旁怔住了,看向说要请客的孙哲平:“先生?”
“他让点就点,废话别这么多,大不了吃不完打包。”孙哲平特别淡然,转头看向了被他晾了会儿的那位姑娘,“你好,你就是段小姐?”
段小姐保持着微笑,道:“是的,孙先生,久仰大名。”
两个人就这样巴拉巴拉地聊了起来,张佳乐觉得自己这颗电灯泡都要亮爆了!只好拼命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自己面前的这堆甜品上,吃完了巧克力布朗尼吃芒果班戟,吃完了芒果班戟吃抹茶千层蛋糕,吃完了抹茶千层蛋糕吃马卡龙,吃完了马卡龙吃欧培拉……
桌上的甜品被张佳乐吃得七七八八的时候,两个人的谈话也结束了,看起来这位段小姐对眼前的孙先生非常满意,主动表示可以互留联系方式。
孙哲平看了眼时间,用刚才点餐时差不多的语气道:“段小姐,这次相亲我并不想来,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在彼此身上。”
说完,转头去问张佳乐:“你吃饱了吗?”
张佳乐咽下了嘴里的蛋糕,点了点头。
“那,今天的女主角,走吧。”
“……”张佳乐深深震撼于他嘴里的女主角,以至于自己就这么被对方拖走了,还完全不知所以然。

【双花】喵喵喵(17)

假装自己很勤快,其实并没有。认真考虑我在这文里发刀子会不会被打死……

聚餐当天晚上回去,房子里静悄悄的,张佳乐感叹花花和乐乐两个小祖宗凑在一起的时候简直闹翻天,现在一个被关在洗手间,一个被关在厨房,安静得仿佛不存在一样。
这也是两个人提前准备了的,专门把洗手间和厨房里的一切所谓的贵重物品,诸如刚买回家的豆芽等专门收拾起来,把两个小祖宗放了进去。
刚出门,张佳乐本来还挺担心乐乐和花花会不习惯,结果现在看起来倒没做错嘛。
张佳乐跟孙哲平做手势,示意他去洗手间把乐乐抱出来,自己则去了厨房。
孙哲平把已经睡熟的兮兮放在窝里,打开了洗手间的门,乐乐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正高坐在洗手间的毛巾架上,见到有人进来还很不满地“喵”了一声,像是在控诉来人打破了它的皇图霸业梦。
“乐乐,下来,明天给你做红烧带鱼段。”孙哲平看了看毛巾架上的猫,很淡然地伸手准备接着。
乐乐似乎不大愿意这么快就妥协,但它不得不向红烧带鱼段妥协,所以也就乖乖地从毛巾架跳到了孙哲平的肩头。
正在孙哲平准备把乐乐拉进自己怀里时,听到了张佳乐一声尖叫,吓得乐乐喵立刻蹦哒进了孙哲平怀里。
孙哲平一边安抚自己怀里这个被吓得发抖的小生物,一边出声问道:“张佳乐,你干什么呢?”
出了洗手间门,就看到张佳乐一副要哭的样子从厨房里走出来。
“大孙,”张佳乐看着孙哲平,“花花丢了,厨房的窗户有道缝隙我没注意到,它估计从那儿跑了。”
“……”孙哲平还能说什么,也只能安慰道,“花花在外面饿了冷了就会回来的。”
“可是,万一它被其他猫欺负了,或者在马路上被车撞了,或者有人把它拿去卖了怎么办啊大孙!”
“你少诅咒花花,它会回来的,我保证。”
孙哲平把乐乐喵放在兮兮旁边,就拖着还想说什么的张佳乐去睡了,事想的太多怎么办?睡一觉就好了嘛。
结果,花花丢失这事还真没孙哲平想的这么快完,张佳乐微博寻猫、到处贴小广告寻猫、在俱乐部宣传寻猫,感觉全世界都被他召集起来寻猫了。
可是,没有任何消息,花花就好像真的人间蒸发一样,而孙哲平也没有找到和花花相似的猫,那猫的品种太野了,着实不好找同类型的。
“大孙,我好像真的把花花搞丢了……”
华灯初上,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聊七聊八也就聊到了这只走丢的猫身上了。
“你说花花离开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是觉得终于逃出了禁锢的牢笼还是纯粹觉得外面的世界让它好奇?”
“……我又不是它,我怎么知道?”
在孙哲平的记忆里,花花不是第一只被张佳乐养丢或者养死的宠物,张佳乐是个热爱小动物的人,但偏偏他在某些方面又很粗心,于是,他的宠物丢的丢,死的死,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花花,很重要么?我记得这是你养丢的第四只还是第五只猫?”
张佳乐突然凶了起来:“那不一样!!!花花是我和你一起养的!!!”
“我和你一起养的就很重要吗?”孙哲平总觉得自己捕捉到了什么其他的东西,可张佳乐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也就是这样,让孙哲平足以专心得感受到了滴落的雨水。
“张佳乐!快走!下雨了!”孙哲平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拽起还在发神的张佳乐。
雨来的挺快,而且夏季的雨还特别猛,尤其是K市这边的,当两个人回到小房子的时候,全身上下几乎都湿透了。
“夏天的雨,真是说下就下啊。”孙哲平感叹着准备开门,却发现门口窝着一坨黑白相间的东西。
孙哲平坑了下,轻轻唤了声:“花花。”
那毛团甚是凄凉地喵了一声表示回应。
花花的意外丢失和意外找回都让张佳乐更为心疼这只小毛团,而花花也不知道在外面经历了什么,性格敛了七八分,乖巧了许多,朝着兮兮的方向发展,除了没有兮兮这么懒。

【刀婵】回溯

感觉不会写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_(:з」∠)_ @哀家已黑化

江湖大,人多,有两人却不得不提及,一则为乱世狂刀,人如其名,刀狂人亦狂,一则为乱世狂刀的妻子慕容婵,貌似芙蓉,武功亦是不差,这对神仙眷侣可谓令人人艳羡。
人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习惯了乱世狂刀和别人发生矛盾时,慕容婵及时的出现,习惯了慕容婵一个人立在渡口望着满江春水向东流,不觉天上细雨如丝,沾湿伊人头时,狂刀默不吭声地在一旁撑伞,习惯了二人在酒馆里争论狂刀应该喝多少酒,慕容婵应该少让狂刀吃多少胡萝卜……
所以当乱世狂刀一人闷着头,拎着狮头宝刀去赴约的时候,有一人多嘴问起:“狂刀兄弟,慕容夫人呢?”
狂刀不言不语,只一个眼神便已将来人吓退。
那人骂骂咧咧地离开,却未曾看到狂刀眼中的焦灼。狂刀已经遇到不止一个人来问慕容婵的下落呢,可每当一人来问,他的心就沉下一分,这么久,竟然都没有人看到她吗?他的玉婵,到底去哪儿了呢?
又是一日,又是渡口,又是微风细雨,狂刀路过,却被一人拦下:“狂刀大侠你如此着急,可是在找寻慕容夫人下落?”
“你知道她在哪儿?!”
“此事,还烦请大侠随吾到主人府上一议。”
“走!”
到了那名丫鬟所说的主人府上,却发现找自己的竟是熟人。
“素贤人,好久不见。”
素还真从座位上站起,为狂刀安排了座椅。
“近来,武林中发生了一桩怪事,有多名女子失踪,而且失踪的都是江湖有名的侠士的妻女,想不到狂刀兄弟亦在此列。素某此次请你来,正是有了线索,不知狂刀兄弟可肯陪劣者走这一趟?”
“于公于私,义不容辞!”
“好,那便即日启程,详细路上说。”
狂刀自从慕容婵失踪以来,一直浑浑噩噩,忙忙碌碌,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内心的悲恸无处可说,如今终于有了线索,内心狂喜。
一路奔波,赶到目的地,已有其他侠士到来,素还真会合众人,将计划与所有人一一细说,末了,叮嘱狂刀:“切勿心急,你的任务最为危险,勿忘了慕容夫人仍盼你平安。”
乱世狂刀作揖表示感谢,头也不回,前往那座酒楼。
据素还真所调查,这些被拐去的女子皆是被关在此处,用来做什么还不甚清楚,但时间紧急,亦管不了这些,只好冒险行事,声东击西。
而狂刀所做的就是引开酒楼主力这一工作。
乱世狂刀对自己的实力自是有着自信,然,江湖几乎人人可知,他对慕容婵的爱之深,情之切,一时疏忽,只能自嘲,没有慕容婵在自己身边自己亦废成这样了吗?
好在后续救援得时,狂刀并无大碍,只是被人下毒,双眼暂时不能视物。
眼不能视物,狂刀不知道周遭发生了什么,只是一遍一遍地在内心里问,玉婵呢?玉婵呢?!玉婵呢!
拆药之后,还有会看不见,一双手捂住了狂刀的双眼,也安抚了狂刀内心的狂躁,他略微颤抖着伸出来抓住那双手。
“玉婵?”
手的主人轻笑:“被你发现了。”
不过是一场风波,如同昨晚拍碎一池水的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狂刀没有追问慕容婵是怎么被抓的,只是默默地更加注意、更加小心谨慎。
两人仍旧形影不离,一如当初。

预料之内,哈哈哈哈,答案:WPS

听说这个最近很流行,来跟个风,看看对自己最近日渐加深的懒癌有没有作用,反正没什么人理我,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伞修】今晚,去赏月吗?(上)

特别俗的伞哥复活梗,特别久以前想的脑洞,至今没有填完,还是发出来祝伞哥生日快乐啦,以及,请等后续,以及,我没丢,只是近期有点【划去】沉迷于手游,欢迎来龙族手游里找我谈人生和催更!

苏沐秋醒来的时候愣了很久。
没有骨骼碎掉的疼痛,没有血淤积胸腔的窒息感,没有听到沐橙在自己耳边的哭声……什么都没有,只有明晃晃的阳光在自己眼前闪烁,让自己睁不开眼来。
他转动有些僵硬的颈部,打量四周,确定自己不仅活着,而且自己现在正啥事没有地躺在自己和沐橙租住的小屋子里。
虽然很不想承认,虽然听起来很玄幻,但是自己这是复活回到了见到叶秋以前?
苏沐秋不太确认,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
床边没有搁着的行李,桌上的电脑只有一台开着,显示器已经进入睡眠状态,主机还在运转着。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叶秋没有来,真的没有来……
莫名其妙的有些失落,他揉了揉自己本来就很杂乱的头发,从床上起来,坐在电脑前,看了看时间。
17:52,x月x日,确确实实是叶秋来之前。苏沐秋叹了口气,从兜里摸出钱来数了数。钱够,他揣着钱杀向了附近的网吧嘉世。
嘉世网吧是他长期来上网打游戏的地方,这一带他也算混得比较熟了,所以甫一进门,网吧的老板陶轩就跟他“告密”了:“两个多小时前来了个客人,游戏打的很不错,在这儿大杀四方,未逢敌手,你去试试?”
苏沐秋略一琢磨,便知道这个客人是叶秋了。
循着脑海里稀薄的记忆,他一路走到了叶秋旁边的电脑那儿坐下了:“哥们电脑玩的不错,跟我PK一把?”
叶修刚刚结束了新一轮的PK,正在活动自己的手腕,他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的瘦高瘦高的少年,看起来与自己一般大,头发乱七八糟,估计长期打游戏,手上有着较为明显的痕迹。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不打,没钱了。”叶修自顾自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却被苏沐秋一把拉住。
“没钱?那不是事儿,你赢了我我就请你。”
听到这话,叶修眼前一亮,以更快的速度坐了下去:“来!!!”
“来就来,谁怕谁?!”苏沐秋迅速载入游戏,与叶秋约了房间。
时间已是晚上十点过,围观二人打游戏的人都换了几波了,这期间,苏沐秋和叶修也交战了数十回合,苏沐秋一如既往地输多赢少,脸都有些黑了。
“哎?”叶修突然和苏沐秋打起招呼来。
“干嘛?”
“都这么晚了,你也输我这么多次了,干脆这样吧,剩下的时间就不用你请我上网了,换个睡觉的地儿行不行?”
“……我怎么觉得我亏的慌……我请你上网要多少钱,你住一晚要多少钱?”
“小苏,这都不是事儿,重点是给我找个睡觉的地儿呗。”
苏沐秋不止一次见识过叶秋不要脸,每次见识都让他五体投地,自叹不如,这世上怎么会有脸皮这么厚的人啊!
想是这么想,苏沐秋还是把叶秋领回了租住的小屋子,毕竟这也是他外出的一大目的,总不能去扯着叶秋说,我是苏沐秋啊,未来我们一起去打荣耀,打的可好了,你还抢了我不少首杀,还和我一起约定去加入嘉世战队。
别人不觉得自己脑子坏了,他都觉得自己脑子进水,不然就是被门夹了七八次。

【双花】喵喵喵(16)

可以说是对三分钟热度的自己非常嫌弃了_(:з」∠)_

不管过程是何其地曲折,最终还是孙哲平选择了妥协,他似乎对于乐乐和乐乐喵都没什么辙……
家里又多了两只不明品种的猫,虽然兮兮是一只特别安静的猫,乐乐也算是一只很温顺的猫,花花虽然爱闹了点活泼了点但跟兮兮也处的很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三只猫之间一点战争都不会发生。
除了兮兮一直都很安静,要不窝在自己窝里舔爪子,要不安安静静吃猫粮和鱼、喝水,要不懒洋洋地趴着眯着双眼,其他两只猫就很头疼地大战小战不断。
今天乐乐抢了花花的鱼,被花花追得到处跑,明天花花把乐乐喝的牛奶踩了一脚,被乐乐抓了一爪子,后天乐乐霸占了花花的窝,差点被花花抓到眼睛……这两只猫的起的冲突越来越大,偶尔还会殃及到无辜的兮兮,兮兮也不是吃素的,花花脸上还留着被它抓的一道很明显的红痕。
后来,这两只发挥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精神,试图太岁头上动土,把毒手伸向了孙哲平,孙哲平沉默地看了看自己右手被抓的几道红痕,一只猫赏了一个清脆的脑瓜蹦,声音大,力道狠,听得张佳乐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脑门疼……
从此,算不上天下太平,至少孙哲平在的时候,几只猫都只是小打小闹,不敢有大动作,只不过如果是张佳乐在家……张佳乐最后还是决定痛下狠手,模仿大孙一只猫弹了一个脑瓜蹦,然后……
“张佳乐,就你那力道是给猫挠痒吧?因为给猫挠痒结果还导致自己被猫咬了,你作为职业选手的反应速度呢?”
张佳乐泪流满面,连猫都欺负到他头上了,他还有救吗?
“要不,”张佳乐小心翼翼地提议道,“我们把花花送了,买只安静点的回来。”
一声脆响,张佳乐很不幸重蹈自家猫覆辙,被孙哲平赏了个脑瓜蹦,而且是真的超痛啊!
“大孙,你欺负我,你不爱我了!!!”张佳乐额头上顶着红痕,声泪俱下。
在门口打算去看看张佳乐前辈伤的怎样的于锋和邹远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他们不敢说……
张佳乐被猫咬了这事一出,队里所有人都知道张佳乐和孙哲平在一起养猫了,至于传到后来养猫两个字被省掉了那都是有点久远的事了。
总之,一群长期坐在电脑跟前,只能云养猫的人对真实的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觉得那软乎乎的小爪子简直是可以征服整个联盟的东西,非常可惜俱乐部禁止宠物入内这一规定,强烈要求下次聚餐的时候把猫带来一起吃个饭。
看着一群大老爷们皮卡皮卡的期待的眼神,张佳乐没有拒绝,并且在百花又拿下亚军之后如约带着兮兮喵一起去了庆功宴。
到了吃饭的地方,兮兮十分不见外地懒洋洋地和各个百花战队的糙爷们来了一个击掌,淡定地跳上了张佳乐的大腿,再是孙哲平的肩头,最后落在了桌子上。
百花战队的人一边感慨兮兮胆子真大,一边拿出手机狂拍,坐在兮兮旁边的张佳乐不得不摆出一副我家猫主子就是厉害的表情,忍受着闪瞎眼的闪光。
孙哲平对此只有一句话评价:“都是作的!”